佛系小屠屠

咳,那个……各位……咱能不能先停下,别跟睿智吵哈,掉了咱自己的身价。
第一,这个tag本来就是虚伪跟老白的,从并未表明是虚伪跟大白,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是杂cp的tag。(还有这位兄弟您写的虚伪跟大白严重ooc了哈,有点不尊重原主性格)
第二,您要是想产粮呢可以自己建个tag,前面有大佬建好了您可以自行去取哈。咱的tag不止伪白一个但是最成熟的就是伪白,从第一篇开始就是了,这并不是杂cp的tag。
第三,先到先得。后来的有点自尊心吧小宝贝。
第四,虚白虽然被一些伪白太太占了但那也只是一丢丢,我们这很多大佬除了伪白都没有打别的tag了,你还想怎样?
第五,虚白本来就不是主播圈的tag,乱打啥呢小兄弟。
第六,各位伪白的亲们咱就此打住行不?能不撕就不撕咱冷处理一下?或者出言温柔的劝解一下?实在不行就让ta火。


这里暴躁老大妈,要撕随你,不行群殴。
占tag致歉明天删,望以后tag一切顺利,太太多积粮,撕逼少出现,行吗各位亲?一打开tag全是挂事的,看一点粮都刷不到QAQ,咱不要管那些睿智好不好~QAQ


心里默念“莫生气,那是个睿智,莫生气,我还有一堆天使和小可爱。莫生气,我是一鸽杀手,莫得感情,莫得钱,也莫得欧气。我要做的只是提醒,产粮和劝解。莫生气。我一生气就会有人心疼,莫生气。”嗯,平静一下,扣漏洞举报保留证据一条龙服务,冲动是魔鬼,三思而后行。

好啦^0^~这里小咸鱼一个,各位亲别气抱抱哦~

各位都是成熟的太太了,要学会自主产粮和举报了(试图眼神暗示)

(只是片段,我突然觉得真的被蓝默冰看见他会打死我的,默冰大佬我错了(反正蓝默冰不逛lof)手动滑稽保命)
蓝默冰背对着身后的皇舞,独自面对桥头的一群敌人,吊桥下面就是万丈深渊,而且可能是岩浆河……就算是水,普通人也会摔死。桥的两边都是敌人,可是蓝默冰却把最危险的敌人留给自己,把小兵留给皇舞。“皇舞,坚持下去,回到基地!代替我看看战斗以后的世界吧。”说完,一把抓住皇舞的手,把他推上吊桥的另一端。此时皇舞也没有多想,只是专心的护着蓝默冰的后背“别说这么丧气的话,我们可是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。”
  蓝默冰笑了笑,当敌人进入吊桥,他已经做好准备把绳索割断,虽无万全的方法,但是却是最快速的方法,蓝默冰心知,现在以他们的力量,还不足以支撑他们安全回去,不能跟敌人拖下去,不然可能都回不去了。
(下面暂时编不下去了)

(兄弟,黑化场景这样行不)
吊桥断裂,蓝默冰牵制着敌人摔了下去,最后一刻,转头看了看皇舞,笑了起来“再见,皇舞。”声音不大不小,轻飘飘的窜进皇舞脑海,零落的话符也随风飘散。皇舞转头看向断桥,在蓝默冰掉下去的那一瞬间,时间好像放慢了脚步。可是只是一瞬间,蓝默冰就这么在皇舞眼前掉落,手也一直死死压住敌人,护着皇舞最后一刻。皇舞不知怎的力量突然爆发把所有敌人打飞,“默冰!”跪在悬崖边向下大喊。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”眼泪从皇舞闪烁的眼睛里掉落,在阳光的照耀下,皇舞被眼泪模糊了双眼,泪珠一颗一颗的掉落下悬崖,“你回来啊……我不需要你这么对我。”皇舞手抓这悬崖边都抓出了血。
  皇舞眼角越来越红,右眼原本蔚蓝的眼睛逐渐变成红色。「我恨你们……我恨你们……你们不但毁了我们的家园,还毁了我的同伴。」手抓的悬崖边的泥土越来越进,手指都抓的出血,然而他本人却毫无知觉。

(好了我真的编不下去了,兄弟你看着办,行不行,行我就改一下接上去) @皇舞酱

死亡十

bgm风居住的街道
日常ooc勿喷(其实我只体会到了甜筒病娇的精髓)
萌新看着各位大佬瑟瑟发抖。

1:窒息
其实庞统不是被箭射中心脏死的,是因为心脏中箭压迫到肺部,呼吸困难而窒息的。说是中箭死的……也不为过吧。当诸葛亮赶去的时候,血已经止不住了啊。
2、校园枪击事件
其实人人都以为校园很安全,其实并不是的啊。诸葛亮如是想到。如果他当时没有带庞统去校园散步,也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不是吗……他后悔了啊,可是又有什么用呢?他不是神,他改变不了事实,所以啊,还是去陪他吧。地下很冷很冷,他最怕冷了,冬天都窝在被窝里,跟个小暖团一样……
3、过敏
诸葛亮一直都不喜欢花,因为他对花粉过敏。可是他却对水仙花情有独钟,因为水仙花的花语……是最纯洁的爱。可是在某一天,他养了很多很多水仙花;可是在某一天,他放了一把火烧了所有水仙花,连同他自己。
4、多余的人
最可怜的,莫过于互相都以为自己是多余的。
最失败的,便是互相羡慕却无法和对方一样。
5、失控的示爱
自行脑补r18高黄
6、明明已经把毒药换掉了啊
明明已经把毒药换了啊,你为什么还是走了啊。明明都说好了啊,你为什么还是喝了啊。我讨厌这个卧底的身份了,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。我跟你回去啊,不是说带我走的吗……你人呢。(请参考甜筒的背景故事的身份)
7、狩猎游戏
猎物和猎人,还是猎物才是猎人呢。这是个问题,可是狩猎游戏,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,最好的结局不就是同生共死吗……我们……地府见。
8、擦肩而过
擦肩而过的恋人们,你们是否后悔呢?其实也是个好结局不是吗?可是啊,留在世上的那一位,也是在受罪不是吗?士元啊,你好狠啊,把我抛下……
9、另一个人格消失
到底是我?还是傀儡?我自己也不太明白。因为……元歌也是有灵魂的啊。以往无论怎样,元歌都在我身边的啊,可是最近我找不到他了,这次傀儡毁了,元歌也生气了,他走了……我到处都找不到他啊,你们知道他在哪吗,如果看见的话,麻烦告诉我一声。公瑾他们都说元歌只是我的幻想,你们说,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对不对?告诉我啊,元歌他……不是我的幻想,不是我的另一个人格!
10、不死
不死,多少人的愿望,多少人远而避之。声声泣,刀刀立。神原本看淡生死,却因一人守着一魂轮回。

给友军的_(:з」∠)_

  当klling吃饱喝足之后,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转身握着泡沫的手“暮色森林的传送门通道裂开了一道口子,很大的,足以通过我们俩。走走走,赶紧跟大家说去!”说罢klling拉起泡沫之夏的手转头就跑,当然期间是关好门的。
  “报告酋长,前排兵,已经出发了,酋长,酋长夫人请。”一位迷你小兵如是说道。“妮妮,卡卡,你们就留在这里守家吧。”酋长夫人眉目间满是慈祥,像是一个老母亲。两位穿过裂缝,却走在我的世界暮色森林里。“嗯~这里的空气真好,以后就是我们的了。你说是吧夫人。”酋长看向夫人,感叹到。夫人也随之拍了拍马屁。“天色不晚了,  我们就地扎营!”
  泡沫喘着气的说"Killing !慢点!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干嘛吗!"illing听到后停了下来“对哦,我们要去告诉大家啊,但是先找谁好呢?  泡沫不显眼的翻了一下白眼。一阵口萧声从路旁传来,烈焰之魂从后面走了过来,“两位干嘛呢,站在这里。”暮色森林传送门里面裂开了缝,我们怕有什么东西进来或者出事。"killing说道。 “ 是昨天那场地震吗,真没想到耶,前面镇子有好多房子都塌了,还有很多地方山体滑坡,矿石都露出来了,  最近可赚大了。”烈焰之魂漫不经心道。  是啊,  昨天那场地震可真是厉害的,我还担心illing你出事 了,幸好。"泡沫之夏再一旁叹气道。“要不先去找找Him吧,毕竟只有他能修好,先在传送门上贴禁止入内好了。"烈焔乏魂提到。“这也是个办法,但是Him真的是难找。”klling崩溃地说。
  “酋长,这里的风景真好看。”酋长夫人拉着酋长的手走在路边看风景。此时我们的牛头宝宝悄悄地走到他们身边,一扑扑上去,害的酋長他們四処逃喘,澤身是一些小伤疤。终于酋氏夫人他们回到营地也千辛万苦的打死了牛尖宝宝,然后只能气呼呼的穿上装备  。
  当killing和泡沫贴好告示的时候,另一边却没有这么平静了。
  雨天站在山体滑坡面前“啊我的天啊,  滑坡了我放在里面的东西啊!天哪!”拍了拍雨天的肩膀“别恼了再挖过就是了,  反正滑坡了一堆好东西呢。”
  雨天吹丧着睑“好吧.....”海伦娜本来好好的在庄园吃着中午饭,  结果一阵眩晕把她传到了主世界,海伦娜在身边摸索了一阵子才找到盲杖,敲了敲周围“这是哪?.....看起来不像是庄园啊.....”
    风凌从旁边飞过去的时候猛然停‘了一下,  看着海伦娜不同于平常人的形态,  开口询问到“你是?"盲人的听觉当然不同于常人,就算是多小的声音都听的见,  更何况正常人的?“你好,  请问这里是哪里?好像不是欧丽蒂丝庄园?"“欧丽蒂丝庄园是哪里?我们这里是主世界,我好像没听过这个地图。”呵?我叫海伦娜-亚当斯,
你可以叫我海伦娜,我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算了你可能听不懂,可以收留我吗,我只是个盲人,这里我还不熟悉。”风凌用手在海伦娜面前挥了挥,发现海伦娜的眼睛无光,真的是个盲人才开口道“我叫风凌,不过我居无定所,只能带你漂泊,可以的话就跟上吧。”海伦娜扶着风凌的肩膀,左手拿着盲杖敲着准备跟着风凌走,“算了看
你是个盲的。” 风凌说罢运起了风灵力把海伦娜拖了起来,继续前行。


_(:з」∠)_(我不知道该起什么)给友军的

某一天下午,
Killing躺在暮色森林
的树下看着满天晶滢的星光,
叹了口气说道“这九头蛇真难打,整一天都耗在这了,还以为中午就能回
去呢,装备也都坏了,真晦气。算
了,先回去吧。”但是天空突然传来一阵雷声,  地也有轻微的摇晃,却并不持久,  但是这足足把Killing吓了一跳,连忙扶住旁边的树“嘿哟,  发生了什么? !搞这么大阵仗? !”说罢便急冲冲的跑回传送门。但是却在传送门,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在Killing传送时,  通道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,  口子外面便是深渊,  一望无边,  深不可测。  同时通道也出现了闪电碎石等杂质,  不过幸好killing走的早,  只看见了口子裂开就被传送回主世界了,不然还不知道回不回得来。
当killing被传送回主世界的时候,她还沉浸在刚才的裂缝的震惊中,一时半会还没回过神。  “醒醒。  你怎么了?”泡沫之夏看到killing从传送门出来那会就不在神,  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去拍了拍killing的肩膀叫道。 “额...嗯? "killing被猛的拍出了神,但也开始记忆混乱,killing甩了甩头,把记忆重新梳理了一遍,却感到阵阵头晕,眼睛看不清东西。泡沫之夏见状,连忙扶着killing进房休息,心疼的数落到“啧,看看你,也不懂得爱惜自己,忙了一天了,
  快,进房睡觉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。"killing扶这头躺下“嗯。"说罢,疲惫的精神让她瞬间入睡。
第二天,  killing扶着刺痛的脑袋睁开了眼睛,  旁边的泡沫之夏看到了连忙把killing扶起来坐在床上。“你没事吧,  昨天就不在神的,要不今,天睡一天好好休息养养神?”“不,不行,  泡沫你让我在黑暗里待一会整理整理精神。外面出事了,我待会告诉你。killing说罢,  便挣扎地想要爬起来关上窗户,  泡沫见状,一把按下killing,  自己走过去关上窗户“你好好休息一-会,  我一柱香过后来找你。”之后便关上门走了。killing 闭着眼深呼吸了一会,  梳理了昨天的记忆,  但是那道裂缝却一直盘绕在脑海里,久久不能平静。
  一柱香的时间转瞬即逝,  泡沫之夏端着一碗面进来,  klling精神疲惫了一天,  昨天晚上也没有吃一顿饱的,一-闻到香气就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坐在书桌上狼吞虎咽吃了起来。
(我们开个,上帝视角看看迷你这边,进度有些慢别在意)史蒂芬教
授低头哈腰地对酋长说“酋长,
时空裂缝已经打开了,不只些日便可过
去,最快也要明天。”酋长挥挥手,
说“让人赶紧准备准备,明天过渡MC!”“是!”

盗将行

♡记片段
♡可以当一篇文,但是没头没尾
♡希望有小可爱接下去
♡ky退散
♡以上可否?那往下吧
♡bgm盗将行
♡辣鸡文笔见谅,是想到什么写什么

『枕风宿雪多年 我与虎谋早餐』
雨雪纷飞,庞统坐在深山里的一座木房子的门口闭目养神。
「阿亮,你在哪」
多年以后,庞统第一次踏出深山,却是为了诸葛亮去曹操那里当卧底。临走之前,庞统闭了闭眼「再见,我认了」走的那会,背影萧瑟,令人心疼。

『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』
庞统失忆了,被夫子救了起来,改名元歌。未经世事,犹如孩子。
“夫子,你看!我吊起鱼了!”元歌笑的灿烂,像一朵雏菊。
“嗯,乖孩子,拿出去卖了换几两钱买糖葫芦吧。”夫子慈爱的看着元歌。
元歌拎着两串鱼走在大街上。诸葛亮看到了,还惊喜地叫了声士元,却没人理他。「士元怎么了」试探的走向元歌,却发现元歌已经不记得了。“公子,你手上的鱼怎么卖?”诸葛亮笑着问。“不知道啊,你看看能卖多少钱。”庞统歪了歪头,天真地说道。“那我把我自己卖给你来换鱼好不好。”
「失忆了没关系,反正我们还有大把时间」

『蜀中大雨连绵 关外横尸遍野』
蜀道下着倾盆大雨,落凤坡却横尸遍野,仿佛是为了死去的凤凰感到哀伤。

『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了我心弦』
庞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诸葛亮的,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也许是少年时诸葛亮的那一抹笑吧。

谢看到此处

两句话系列(祝小甜统生日快乐!)

诸葛亮:Joyeux anniversaire, sugar!
Je n'ai rien à te donner.
Moi, tu veux?
庞统:(阿亮,我许愿,我在今年,能来到你身边。)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虽然你收不到我的祝福。
      虽然我的愿望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  但,我还是充满希望的再一次许愿,能给你过一辈子的生日。
      但,我还是充满希望的再许一次愿,能再陪你一辈子。

两句话系列

Vous pouvez le savoir,
Votre nom, votre prénom,
Pour expliquer ma vie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神荼
听到一些事,
明明不相关,
但总能在心里拐几个弯想到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安岩

手札(一)

呐呐,你们好呀,大晚上讲故事是不是叨扰你们了呢。 没有的话,就请坐下来,好好听咯~
  你们知道古凤家吗,我想,你们不会知道吧,被封沉,遗忘的家族。他们啊,很傻,也很聪明。他们傻啊,傻在就算没人记得,没人关心,也会倾尽全力去保护我们这些凡人。他们聪明,聪明到无人能敌。 古凤家呐,个个都是厉害的的呢,虽然你们好像听不懂呐。古凤家里有个族长,叫古凤皊心,是她创造了世界,(你们好像会看不懂。。。)她也创造了整个古凤家。可惜呢,族长她啊,有可能再也醒不来了。明明堂堂一位创世神,却变成了这样。族长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啊。神如果有错,你们说,会错什么?
   呵,什么都没做错过,却被亲情,友情,爱情,伤的彻底!都说神没有七情六欲,生老病死。还法力无边。嘁,屁!神?哼,什么神?是神就应该为天下服务吗,是神就应该为了别人……毁灭自己吗。神怎么会没有七情六欲,生老病死,他们到底都是人啊。
   思念?为世间就恐怖之物。
你们……思念过谁?
古凤族长,无心无欲。造六界,制苍生。成古凤族之,守八方平安。 现古凤族剩于多少人?不知,不清,不记。
   我创造天下万物,唯独你,我倾尽心血,却再也造不出了。
_______古凤皊心
呐呐,琉璃树下,你看是谁?是族长。(切第三人称)
琉璃树下。
“凌琉,你在弹什么?”女子声音如响铃般清脆悦耳。
“在弹我们当初一起写的《月魅蓝》,怎么,这么快忘了?”男子微微一笑,那倾世容颜仿佛让周围景物暗淡下去。
“是吗?我都快忘了。”女子声音轻快,细耳听去却有些哽咽。
“不是说神没有生老病死,七情六欲的吗!为什么,我们会互相相爱,结果,他快死了,我却,死不了。皊心?若是可以,我宁愿不叫这个名字,它抢走了我的家人,抢走我的朋友,抢走了,我的爱人。”
   那次,族长终于疯了,她忍受不住时间的折磨,她是创世神,她死不了,也老不了,真的像是当初说的,神,不老不死。可是她,却还有七情六欲。族长疯了,她会忍不了毁灭世界的,可族长却下不去手伤害当初她创造出的世界,但是呐,一大群跑了进来,说是要灭了族长,说族长是魔,会杀了他们的,族长没多管他们,没有,她的最后一丝理智,在抑制自己,别让自己去毁了这个美丽的世界,所以她选择了,伤害自己,可是,那群人却得寸进尺,要族长把自己身上的凤羽给他们,还要族长论为他们的玩物,甚至在说些淫言秽语来污辱族长。族长不忍了,她承受了那么久,终于可以发泄了?没……有。她只是……洗清了这个世界的污秽……可她却走了,走进了……无尽之渊,累了,睡着了,叫不醒了。族长她从来没有给自己想过,从来没有……古凤家因她而存,她没了,却还有古凤家。古凤家还为了所有人,每个人都愿意背井离乡。到自己不熟的地方,去修补,救人。除了任务完成了的可以回家,别的人,永远不能。但是,现在,已经,没有人会记得了。

因凤(王者荣耀同人向)

       我叫诸葛亮,是稷下学院有史以最伟大的天才学生, 世间公认夫子的继承者。无论魔道机关,智谋兵法,样样都是第一。连后来的铁血都督周瑜,也不得不咬牙接受每次考试屈居次席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 有一天,我在路上见到了一位女孩子在摆弄傀儡,那位女孩子有着雌雄莫辨的脸。银色的齐肩短发随风飘扬,看起来十分柔软。看得我有些心悸,像是一见钟情。
        我轻声慢步地去跟‘她’打招呼:“你好。我叫诸葛亮。姑娘姓甚名何,有字否,可否与亮某交个朋友?”被打断工作的庞统被吓了一跳“啊?我我,我不是女孩子,我叫庞统,字士元,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就叫你阿亮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把男生误认成了女生,我十分尴尬,幸好对方没有在意这种事情。把这件事翻过,带着士元逛了逛后山,我们来到了一片荒地,我随口说了一句想要十里桃花,就种在此处那会很美的吧。庞统听了也是在一旁附和。确实啊,那片地方如果没有了那块荒地,这会是一片,很美丽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啊,我天天去找庞统,庞统也没见多大不耐烦,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我就天天去找他,当我们第一次一起过中秋,士元好像开心,是因为我的那种开心。我就开始觉得了-----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美丽的师兄不能属于别人,他只能是我的,只能是诸葛亮的,不能给任何人,谁,都,不,行!一想到士元以后会娶妻生子,一想到士元以后要上战场会受伤,我就心疼得无法呼吸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可我又讨厌这样的我了,足智多谋的我,却又无法俘获士元的芳心,还要研究天书,像这样的我,只能耽误士元的前程,却不能对士元放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我不小心看到士元对着他的傀儡笑时,很美,我疾妒了,疾妒那只傀儡,士元都很少对我笑过。凭什么‘它’就可以和士元朝夕相处。所以我整天黑着脸,却也不说什么,士元还以为我只是单纯的不高兴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为了士元,什么都可以做,所以,士元,我要去加快研究天书,不能陪你,你不会怪我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士元在我走的日子好像很关心我呀,总是写信来给我,让我多穿衣服,小心别掉莲花池……我很开心,但我没让任何人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过得很快,到年底,大雪纷飞,也不知道士元过得好不好,大雪很美,可是再多美好也抵不过对你的想念啊,士元,我很快就可以回来了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年三月十五日,天书研究已经过半,我给自己放了个假,但也只有三个月而已,为了加快研究完天书看能陪在士元身边。六月十五日我走的那天,士元意外的平静,没有什么表情。但士元由内而外的难过,尽管士元全力遮掩,我还是感受到的,那时候我很想很想把他抱进怀里,告诉他我不走了,可是不行呐,所以,士元,麻烦你再等我一会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年我生日的时候,特地向士元要礼物。士元说我跟他要的时候简直跟小孩子一样。在士元面前当回小孩子也没什么呢。不过,当我看到那片十里桃花,虽运筹帷幄,但也未曾想到士元会把当初一句记得如此,清晰。我看着那十里桃花,呆呆地,什么也不曾想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士元亲自用手栽种的桃花,为它遮风挡雨。是为了送给我。真的是,送给了我。那天晚上,我很开心,开心得一夜都睡不了觉,师兄可是送了我一整片桃花林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发现我一天比一天喜欢士元,不,该说是爱了。当士元出师那天.,我去邀请士元同我一起研究天书,可士元却拒绝我,当我把眼里的失落掩去时,士元却说了,待我五年时间天书研究困难之时再邀他的时候,他会考虑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士元,士元,我承诺,代我研究完天书,我就会来带你走的,那就麻烦你再等我,等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拜了刘备为主公,号卧龙,士元也有号,叫凤雏。当再次去邀请他时一起研究时,他答应了。他陪着我研究,在我累时给我披被,困难时与我分析,做事,日日朝夕相处,比以前也好了。能日日见到士元,我对他的爱也早已无法自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卧龙凤雏,皆一起研究天书,不久那便可研究完成吧。可是那一件事,让我开始变得冷酷无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研究天书,必定耗费巨大的精神力。当我们研究至五分之三时,之后便再无进展。士元有操控傀儡之术,他瞒着我用傀儡的蛊虫进入天书,他看到了,天书如果要打开后面部分,便要献眼,就像预言家一样,堪破天机,就要以自己的眼睛为代价来交换。士元他瞒着我偷偷跟天书做交换。让他把所有的天书内容誊抄下来,他就把眼睛献给天书。因为窥探天机,士元的身体一日比一日虚弱,脸色一日比一日常苍白。我觉得有疑,可士元安抚了我一句没什么,可我那时还不知那句话,便是我听到士元说的,最后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士元在一天里偷偷走了,我在研究室里看到了士元的信和天数的誊抄内容,里面什么都写了,就连他喜欢我也写在了里面。他对我的爱,在信里体现出了自卑。我的心抽疼着,士元也爱我,可我却没有好好对他,他可以为我做一切,也为我付出了一切,那我呢?我又给他做了什么。他就像是个易碎品,其实轻轻一碰便会支离破碎,却一次次为我粉身碎骨,再粘起来擦干净递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看到后面,我怕了,慌了。因为士元在信里写了跟天书,虽为失明,但我抄下来,付出的代价更大。看到这里,我把信扔下,把整个稷下学院都找了一遍又一遍。那时我心里急得,想刻到那里的心都有------士元,士元,你等等我,你像以前一样等等我好不好,我很快来的,很快很快,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。不会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当我找到他时,只看见一位绝世美人那张雌雄莫辨的脸上,安详地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一样,可却没有了任何可以代表他活着的迹象。他睡了,他只不过是没有再醒来而已,这段时间是辛苦他了。我一直自欺欺人。对,他还没死,他只是太累了,睡着了而已。我把他抱回家里,放到了床上,好好的替他盖好被子,就像床上的那个人还没有走一般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公前来安慰我,可我却什么感情也谈不上。那时,我的世界只有一片灰白,什么感情也没有了,什么色彩,也没有了。后来,我让主公把士元葬那片桃花林里,那块地方是块风水宝地,可以很好的养尸。所以啊,凤死了,,就被称为落凤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活的最长的那一个,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去。后来啊,我到了士元的墓旁,就这么看着它。看着它,渐渐蒙上了灰尘和青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龙并一凤,将相到蜀中,才到半路里,凤死落坡东,风送雨,雨随风,蜀道通时只有龙。